您現在的位置礦產資訊首頁 >>文化新聞>>正文

研究文明-二里頭遺址考古60年是中國考古學發展的縮影

【喬任梁粉絲追思會】

——嚴文明(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考古學家)

(作者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圖片均由作者提供)

持續發掘和研究可確認,二裡頭遺址是中國最早的王朝都城遺址,是研究中國早期國家形態、探索夏商王朝分界的關鍵遺址。以二裡頭遺址為代表的二裡頭文化,是中國乃至東亞地區最早的廣域王權國家。中華文明在長期交流互動中相互促進、取長補短、兼收並蓄,最終融匯凝聚出以二裡頭文化為代表的文明核心,在距今3800年前後,中原地區進入到更為成熟的王朝文明階段,並向四方輻射。

正在田野發掘的中國社科院考古所二裡頭工作隊的考古人。

版式設計:蔡華偉趙海濤

探索夏文化的熱潮方興未艾與考古發掘基本同步,60年來學者們對二裡頭遺址的學術研究一直是三代考古的重點之一,大致可以分為遺物、建築、墓葬、年代學、宏觀態勢、地理環境、聚落形態、考古學文化、考古學與文獻學整合基礎上的歷史複原研究(即夏文化探索和夏商分界問題)等9個方面的研究。

二裡頭遺址的以大型夯土基址為代表的宮室制度,貴族墓葬顯示出的墓葬制度,專門祭祀區域和祭祀遺存體現的祭祀制度,以中國最早的青銅禮器群、玉質禮器群和綠松石龍形器等遺物為代表的器用制度,都代表了中國古代政治文明的發達程度,進一步強化了該遺址在中國早期國家與文明研究中的重要地位。

——鄭 光(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所研究員、二裡頭工作隊第二任隊長)

1977年,夏鼐先生首提“二裡頭文化”的命名,並被學界普遍接受,影響深遠。大多數學者肯定了二裡頭文化一、二期是夏代文化,尋找夏文化,就應當從這個時期和其前後去進行發掘和研究。1978年,《河南文博通訊》發表了“河南登封告成遺址發掘現場會”上夏鼐、鄒衡、趙芝荃、安金槐等先生關於夏文化的論文,學界隨後掀起了探索夏文化的熱潮,此後每年都發表十數篇至30餘篇部不等的相關論著。

今年是二裡頭遺址科學發掘60周年,多場學術研討舉行。隨著二裡頭遺址博物館開館、考古遺址公園開園,作為文化遺產的二裡頭遺址也進入保護的新階段。本版刊發相關文章,帶領讀者走近3800年前的那個王朝文明。

他們眼中的二裡頭遺址二裡頭遺址考古,揭示王都大氣象。

二裡頭遺址宏大的規模、豐富的內涵及其反映出來的眾多發明創造,代表了夏王朝中晚期華夏文明發展的新高度。

60年來的考古發掘雖然取得了重大的收穫,但二裡頭遺址和二裡頭文化的總體面貌仍有深入揭示的空間。已開展過田野工作的區域分佈尚不全面、不均衡,遺址鑽探、發掘的空白點還比較多,持續的考古工作依然是今後長期的重點,需要一代一代人的接力。

1999年到現在是第三階段,對遺址聚落形態的探索成為田野工作的重點,圍繞特定學術目標進行的主動性發掘成為常態。我們發現了中國最早的“井”字形城市主幹道網、中國最早的雙輪車轍、二裡頭宮城、中國最早的有中軸線佈局的大型“四合院”式宮室建築群以及中國最早的成組多進院落宮室建築群。在宮殿中心區的北部發現有中國最早的國家級祭祀遺跡和祭祀區域,中心區的南部發現有中國最早的大型圍牆官營作坊區,其內已發現有專為貴族服務的、中國最早的青銅器製造作坊和綠松石器製造作坊。

2002年6月啟動國家重大科研項目“中華文明探源工程”後,碳14年代測定、環境考古、人骨考古、動物考古、植物考古、古DNA研究、同位素分析、冶金考古、陶器和玉石器的製作工藝研究等多學科相結合的方法,廣泛運用到二裡頭遺址研究之中,在年代學、自然環境特征、人類自身與體質相關的特征、人類的多種生存活動以及生產行為特征等方面取得了一系列重要的研究成果。二裡頭遺址是迄今為止中國考古學學科範疇內科技考古各“兵種”介入最多的一個遺址,大型考古報告《二裡頭(1999—2006)》則是迄今為止我國參與編寫的作者人數最多的一本考古報告。

依托可靠的地層關係和豐富的遺存,以趙芝荃為代表的第一代二裡頭考古人初步將二裡頭文化劃分為四期,確立了可靠的時間框架,為其他遺址建立時代框架提供了參照,確立了二裡頭遺址作為中國早期國家都城遺址的重要學術地位。

——劉慶柱(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

夏王國都城二裡頭遺址,上承五帝時代,下啟商周至明清王朝,連接著中華五千年不斷裂文明。

考古釋讀出文化內涵二裡頭遺址考古60年是中國考古學發展的縮影。幾代考古人在不同時期的艱苦工作共同形成了我們今天對於二裡頭遺址的全面認識。

——王 巍(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中國考古學會會長)

自1959年發現二裡頭遺址,以中國社科院考古所二裡頭工作隊為代表的考古人便開始了對古老文明的追尋之旅。六十年一甲子,直接參與二裡頭考古的人很多,一代人完成了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承接著一代人的希望……

1996年5月啟動的國家重大科技攻關項目“夏商周斷代工程”中,專門設置了“夏代年代學的研究”課題,並下設“早期夏文化研究”“二裡頭文化分期與夏商文化分界”專題,極大地推動了二裡頭文化年代學及古史複原研究。大致在20世紀90年代中後期開始,多學科相結合的方法被普遍應用。儘管文化史研究仍然占據著重要比例,但社會史研究逐漸受到關註。

二裡頭遺址出土文物一直是國家博物館和各級博物館陳列的重要內容。20世紀80年代末,創建一個二裡頭考古遺址公園成為大家的共識。2016年3月,二裡頭遺址博物館建設工作列入國家“十三五”規劃綱要“重大文化建設項目”;2017年12月二裡頭考古遺址公園被列入第三批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建設立項名單。如今兩者都將對公眾開放。

1980年至1998年為第二階段,既有為了特定學術目的開展的主動發掘,也有因配合各種基本建設而進行的被動發掘。鑄銅作坊、中小型房基、中小型墓葬、祭祀遺存、制骨作坊被揭露,出土了一批青銅禮器、玉器、漆器、白陶器、綠松石器、海貝等奢侈品或遠程輸入品。本階段發現多組連續地層關係和豐富的遺跡,細化了二裡頭文化分期,為在更精細的時間刻度上深化對二裡頭文化其他方面的研究奠定了基礎。在現洛河河灘中發掘二裡頭文化重要遺存,更新了對遺址範圍的認識,為以後開展對洛河河道變遷、遺址出現和受到破壞的地貌背景研究提供了重要資料。確認了鑄銅作坊的位置,新發現制骨作坊、祭祀遺存和一批中小型房址、中小型墓葬,出土了數量可觀的銅器、玉器,豐富了二裡頭都邑文化的佈局和內涵。

二裡頭工作隊對二裡頭遺址內涵、價值和意義的揭示和闡釋,為二裡頭遺址的保護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二裡頭遺址的價值非常重大,新建成的博物館和遺址公園如何更好地展示其內涵和價值,如何持續、良好地運營、開放,如何促進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如何實現大遺址保護與民生髮展的雙贏,都是擺在考古文博人面前的新課題,需要付出百倍的努力。

——編 者“昔三代之居,皆在河、洛之間”。伊、洛河形成的沖積平原平坦而開闊,氣候溫暖,物產豐饒,從夏商至唐宋,無數王朝的權力中心在這裡上演興亡更替的故事。二裡頭村,隸屬於河南洛陽偃師市,處於伊、洛河之間的一個高地上,幾乎是中原地區最普通的村莊。1959年,古史學家徐旭生依文獻的線索尋找“夏墟”,在這裡意外發現了重要遺跡。之後的60年,中國考古學家一直在這裡用他們的手鏟解讀古老文明留下的無字天書。

二裡頭遺址在中國考古學和歷史學上,正處於新石器(龍山)時代和歷史(夏商)時代及“傳說時代”和信史時代的關節點上,它對於解決中國上古、中古考古和歷史的重大問題具有關鍵意義。

二裡頭遺址於1963年、1988年先後被列入河南省第一批文物保護單位、全國第三批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名單。2006年,中國建築研究院建築歷史研究所、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合作編製的《二裡頭遺址保護總體規劃(2006—2025)》,通過國家文物局組織的評審,並由河南省人民政府公佈。這是第一部專門針對二裡頭遺址的保護規劃。2009年7月,河南省人大常委會通過《洛陽市偃師二裡頭遺址和屍鄉溝商城遺址保護條例》,從法律層面加強了對二裡頭遺址的保護。

二裡頭遺址的發掘為我們展現了夏王朝的社會生活圖景,讓曾被認為是虛構的歷史變成真實可信的歷史。

1959年至1979年為第一階段,主要是通過考古工作全面瞭解二裡頭遺址文化遺存的文化分期、內涵和性質。首季工作,發掘者就依據層位關係將早於鄭州二里崗文化的文化遺存分為早、中、晚三期,還發現有鄭州二里崗上層遺存、仰韶文化和廟底溝二期文化遺存。第二年的春季,根據遺址上的主要道路、水渠和自然村間的地界,把整個遺址分為9個發掘區,平面略成“井”字形。當年秋冬季時,就鑽探發現了長、寬各約100米的大面積夯土建築基址,即現在的1號宮殿基址。此後一直到1978年,完整揭露1號宮殿基址、2號宮殿基址的大部分;發現規模較大的中型墓葬,出土多件青銅容器、青銅兵器、大型玉器、漆器、綠松石器等;在遺址南部靠近洛河故道的區域發現較多銅渣、陶範和坩堝殘塊;在北部和東部發現大量骨料和制骨工具。

它的絕對年代大致為公元前1750年至1500年;當時的氣候溫暖濕潤,洛河的改道,匯入伊河,使二裡頭遺址的北面與邙山連為一體;居民在土質肥沃、距離邙山不遠、濱臨伊洛河的二級階地上建立居住地;當時人的健康狀況較好;可持續發展的多種農作物生產已經成為社會穩定發展的基礎;多種家畜飼養保證了肉食來源,併在體現等級制的祭祀活動中發揮了特殊的作用;另外,可能還存在剪羊毛的行為;製作金屬器和玉器的專門性技術更加完善,可以對那些產品進行規模化生產,這些產品是為貴族專用的;陶器製作的規模化生產進一步穩定,出現貴族專用或專門用於禮制的陶器生產部門;出現具備規範化特征的制骨技術……

保護與傳承都是大課題從20世紀60年代發掘1號夯土基址開始,考古隊就註意對重要文化遺產進行科學保護。二裡頭遺址現存面積大約300萬平方米,經過近60年的發掘,只精細發掘了4萬多平方米,相當於1%多一點。一般僅發掘到夯土錶面,即不再向下發掘,僅選取個別部位進行最小限度的解剖發掘。後來隨著發掘理念的提升,註意對重要遺存套箱提取,近20年套取了多組重要遺存,在室內進行精細發掘。2002年出土的綠松石龍形器,就是直接套取到室內,認真發掘清理出來的。2015年以來套取的幾座貴族墓葬,通過在室內精細發掘,獲得了更多關於墓葬中所用材料、使用方式、相互關係等方面的細節,為多個學科參與論證、取樣、研究提供了方便。

從這本考古報告中,我們能夠獲得關於二裡頭遺址的時空、環境、生產、生活狀態的非常豐富的信息——

——李伯謙(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夏商周斷代工程首席專家)

                                                          福建快三app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