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礦產資訊首頁 >>軍事新聞>>正文

海軍艦艇-第一海軍學校逐步發展為海軍大連艦艇學院

【歐冠小組抽簽揭曉】

遠航歸來,李昕澤由衷感到自己在風浪中成長了許多。他說:“我離自己的艦長夢又近了一步。”

學員們進行訓練 海軍大連艦艇學院供圖

結繩訓練 海軍大連艦艇學院供圖崔家連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剛畢業帶教時年齡最大的學員只比我小兩歲,如今學院已經有了‘00後’的學員。我每天負責學員們的教學、思想政治工作,見到了很多在學院成長的孩子。”

同年8月,張學思赴蘇聯考察,並商聘了蘇聯專家協同建校。回國後,他於11月14日,向中央軍委呈送了建校報告。毛主席非常重視海軍學校的建設,於11月16日在建校報告上作出了親筆批示。

據崔家連回憶,有學員剛來時不會用刮鬍刀,整理軍容被颳了一臉口子;有的學員體質差,每天的3公裡拉練都很難堅持。但海軍大連艦艇學院高標準、嚴要求的風氣讓新學員們迅速成長,很快適應了海軍學院的生活學習節奏。

戚繼光艦配有一座76mm主炮、兩座30mm副炮、2挺12.7mm機槍,以及多套由中國自主研發,達到世界先進水平的教學系統,設有2個海圖作業教室、1個多功能教室、1個艦艇操縱模擬室、1個機電專業模擬室等教學訓練艙室,可同時保障400餘名海軍學員和官兵完成航海業務、艦艇航行與操縱、艦艇共同科目、實際使用武器等近遠海實習任務,還可承擔軍事演習、出國訪問、海外撤僑、重大自然災害救援等非戰爭軍事任務。

為了避免機構重疊,優化專業分工,1954年,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學校根據海軍命令進行了體制編製調整,拆分為第一、第二海軍學校。第一海軍學校逐步發展為海軍大連艦艇學院,這也是該院“一海校”名稱的由來;第二海軍學校於1969年整體搬遷至武漢,成為了後來的海軍工程大學。

海軍大連艦艇學院建校近70年來,培養了5萬多名海軍軍政指揮人才,人民海軍水面艦艇部隊80%以上的艦艇長,均畢業於海軍大連艦艇學院。

學員走出的方陣 海軍大連艦艇學院供圖

11月22日,中央軍委正式發出電令,在大連成立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學校。自此,中國“海軍軍官的搖籃”終於面世。

在第二天的耐力賽中,“圖強”隊遇到強敵,與對手不相上下,兩隊在海上上演了一場“速度與激情”。正在膠著狀態,正前方出現了一片養殖區,通常情況下,養殖區裡布滿漁網,任何船隻駛入,稍有不慎,就會被漁網困住。

馬雨薇說,“爸爸說我是獨生女,抗挫折能力太差,需要磨練。現在來到他原來學習生活過的地方,他覺得很驕傲。”

就在對手準備繞道而行時,李昕澤的隊友、舵手王群大聲喊道:“前方是養殖區,大家按照任務,準備分工行動。”為了搶占先機,“圖強”隊在對手詫異的目光中,勇闖養殖區,並且成功突圍,一路拿下當天賽段冠軍。

學員們進行訓練 海軍大連艦艇學院供圖

他們向海而生,邁向深藍。為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展現部隊練兵備戰、矢志強軍的精神風貌,由中央網信辦、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共同舉辦的“祖國,請放心”網絡名人進軍營暨網絡媒體國防行活動走進海軍大連艦艇學院,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也一同探訪了這座青年力量彙集的軍事院校。

截至目前,海軍大連艦艇學院先後出訪美國、俄羅斯、澳大利亞、新西蘭、日本、韓國等幾十個國家。

據海軍大連艦艇學院官方介紹,該院轄有的戚繼光艦是我國自主設計建造的專業訓練艦。

70年光陰,向海圖強70年風雨兼程,海軍大連艦艇學院伴隨著共和國的發展不斷成長。

澎湃新聞記者瞭解到,馬雨薇的父親也是從這所學院畢業成為了一名海軍軍官,如今女兒走在父親曾經就讀過的學校,實現了“女承父業”。

讀高中時,他就在全國艦模大賽上獲過獎。在考入大連艦艇學院之前,他就聽說過舢板橫渡渤海海峽這項賽事。今年選拔舢板參賽隊員時,李昕澤毫不猶豫地報了名。

如今,海軍大連艦艇學院擁有全軍院校唯一的訓練艦支隊,轄有艦艇、舢舨、帆船等各類艦船數十艘,鄭和艦、鄧世昌艦、戚繼光艦等遠洋訓練艦。

戚繼光艦,舷號83,以中國明代民族英雄“戚繼光”命名 澎湃新聞記者 馬作鵬 攝

崔家連還說,自己曾經夢想著報名加入航母序列,但如今的教導員工作讓自己清楚,他現在做的是在培養祖國海軍的未來。

戚繼光艦,舷號83,以中國明代民族英雄“戚繼光”命名,該艦總長164米,寬22米,高40米,滿載排水量近萬噸,抗風力12級,在經濟航速條件下,續航力為10000餘海裡。

青年匯聚,邁向深藍在海軍大連艦艇學院,學員們註定要在風浪中磨礪成長。

學院成立於1949年11月22日,是經毛澤東主席親自批準成立的新中國第一所正規高等軍事院校,建校近70年來,培養了5萬多名海軍軍政指揮人才,被譽為“海軍軍官的搖籃”。

1997年生人馬雨薇如今大三,在海軍大連艦艇學院讀通信工程專業。

9月,正是高校開學季。數千青年兒女從全國各地而來,匯於黃海之濱。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從海軍大連艦艇學院出發,成為國家海上國防力量的一份子。

1949年4月,中央軍委副主席周恩來任命時任遼東省政府主席張學思籌建海軍專業高校。

“學員們在學校都是一枚枚種子,我所做的就是‘育種’的工作,我們每個人都要在自己的崗位上做好自己的工作,也許在學校我們還看不到收穫,但是這些學員們走出學校,走向海軍,那裡是顯示成果的大舞臺。”崔家連說道。

公開資料顯示,自2017年入列以來,戚繼光艦完成了海軍成立70周年多國海軍活動、海軍南海海域閱兵、出訪歐亞四國等外事參觀等重大任務和第四屆全國學生軍事訓練營海上階段任務。

海軍大連艦艇學院的院歌中這樣寫道:“年輕的戰友匯聚一堂,為保衛祖國的神聖領海,藍色道路從這裡啟航……”

馬雨薇未來的目標,就是無論今後在哪裡工作,都要為海軍發展作出貢獻。

一個多月的高強度訓練,李昕澤的體重掉了30斤,同時,也練成了一身“腱子肉”。然而,舢板遠航不僅僅是體力的考驗,還是綜合素質的較量。

“在世界海軍史上,舢板訓練歷史悠久,幾乎是伴隨著海軍的出現而產生。”海軍大連艦艇學院副院長宋輝說,“只有創造條件,讓學員走進大海、熟悉大海、挑戰大海、征服大海,才能為他們未來的海軍職業生涯打下堅實的基礎。”

“90後”教導員崔家連出生於1990年,是土生土長的大連人,2014年以第一名的成績從海軍大連艦艇學院畢業後留校任教。

在海邊長大的李昕澤,從小就渴望“駕戰艦,去遠航”。

每條舢板上的船長均由舵手擔任,負責控制舢板劃行的方向和槳手們劃槳的節奏,被稱為整條舢板的“靈魂”。船長們常常利用休息時間,完成讀海圖、看潮汐、判斷水流、測航速、定航向等工作,為第二天的比賽做好萬全準備。

                                                              福建快三app免费下载